李熙斌

岗脚是湘南郴州市苏仙区栖风渡镇的一个千年古村。

我原先从未来过岗脚。因为参加“西河乡村振兴”主题采风,与文友同行,前往岗脚古村。岗脚处于西河畔的古渡口,西河水在这绕了一个大弯,河水日积月累冲积成周边几公里的田园。河边就是历史悠久、远近闻名的岗脚。

走进岗脚村时,似乎距离时间很遥远,我无从辨别哪些属于古籍?哪些属于当下?青砖瓦房、小桥流水、李氏公祠、古樟石碑……人类留在土地上方的种种迹象,都把我引向一个久远的年代,极大地兴奋着我的审美情趣。

村里乡村振兴工作队员在古民居前迎候我们。伫立水泥道,倾听工作队员诉说村子的由来:南宋末年李庭芝携子在此,取石动土,兴建庭院,筑建山寨,初始取名高岗寨。李氏宗族生生不息,在这繁衍、兴业,陆续建起幢幢风格相近的古民居。李庭芝安妥了三个儿子,无牵无挂,风尘仆仆,踏上抵抗元军征程。元军围攻扬州时,李庭芝临危受命,始任两淮制置使,后升任为参知政事(副丞相),奉诏守扬州城。他与时任右丞相的文天祥一样,在南宋国破被元军推向断头台时,宁死不屈,殉难时仅57岁。李庭芝成了岗脚村后裔倍感荣耀的先祖。

这也是一片红色的热土。李氏宗祠的英烈纪念室悬挂着英烈榜,46位烈士的英雄事迹历历在目。李用之烈士是强渡大渡河勇士中的一员。医院的院长、红一方面军第四师参谋长,长征途中担任先锋,先后突破敌军的三道封锁线,在马家坝击溃川军十二师,占领安顺场,不幸在掩护先遣部队强渡大渡河的战斗中壮烈牺牲,年仅31岁。

五月的西河畔,柳树垂臂,叶片似纤柔的指尖,搀扶着晶莹的雨光;河岸上有几棵古樟伫立村前,风过处,积雨纷落,满地琶音。临河古民居掩隐在古樟下,古墙飞檐时隐时现,显影着古村的前世今生。庭院、屋檐、门窗,雕龙画凤,镌刻着堂名、题额、楹联……一侧门上端刻有一对太极八卦图,门楣上写着“于古人书无不读,则天下事皆可为”联语,显示村里的文化内涵和崇尚读书的氛围。门楣飞檐,楼阁窗枋,均以浮雕、木雕、砖雕、镂空雕等镶嵌雕刻而成;八仙、寿星、松木、竹梅、福禄寿喜、戏文故事,甚是热闹。徜徉岗脚古巷,疑是行走于明清旧画。一大群老人,围在村子巷道石桌边或看人下棋,或看人打纸牌,还有一些老人在那些漆色新鲜的体育设施上锻炼,压压腿,伸伸腿,伸伸胳膊。淘气的小男孩,在人群中穿来穿去,追逐着,嬉闹着,尽情地玩乐。一棵大樟树,树冠遮天蔽日,洒下一地阴凉。四周未加修剪过的树木,低低地分出枝杈。月季花坛盛开的花骨朵,花蕊细细的、嫩嫩的,香气就从那里飘溢出来,弥漫在四周,直沁人心肺。

站在西河的一侧,映入眼帘的是利用西河的河心岛和废弃砂场修建的岗脚湿地公园,面积5.8万平方米,总投资.5万元。宽敞的广场竖立几块乡村振兴的宣传栏,仿木纹砌成的数个花池,栽植了桂花、罗汉松等花木。有供村民、游客休憩的石凳、石桌、四角亭、石锁、惜字炉、游客停车场等,设施俱全。村西南面还有一处约30亩的湿地公园,树林里古树参天,针叶、阔叶的皂荚、朴树、樟树、冷杉、潇湘竹等数种,有挂牌被保护的几百年树龄的珍贵树木,鸟雀栖落苍翠树枝上啾唧,婆娑树影倒映在清澈的西河绿水中,几只白鹭扑扇着翅膀,在树林、西河上空翱翔……万炫成队长对我说,他和工作队员于今年3月进驻岗脚村后,7个组的村民自筹加上乡镇拨款共60多万元,拆除危房、杂房、旱厕等2万多平方米,修建灌溉水渠多米,栽植百亩桃园树苗,修建通组水泥路几公里。目前还落实了村民承包的油茶树林多亩,计划改造榨油房,为游客观赏、体验土法榨油流程。明年规划筹建十亩荷花、百亩油菜观光基地,西河岸边建造数个供游客拍摄、打卡的风景点,烈士、烈属事迹大理石宣传墙,把岗脚村打造成集传播红色文化、古民居人文、风景旅游、农业融合的产业基地。好一幅美丽的乡村振兴宏伟蓝图。

年,岗脚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。当年李庭芝殊死抗元军的故事,在岁月的帏幔后逐渐隐去,千年古村既有古风犹存的醇厚,也有新时代的卓尔不凡。田畴里有农人在弓腰舞锄中忙碌,河堤边菜园葱葱,一派生机勃勃……

我在五月的初夏午后离开岗脚,能得一份忆念留在心里,就不枉彼此的一度相逢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-xiheliua-com.filmintro.com/xhlzz/9594.html